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百零三章:酒槽鼻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,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紧接着,酒楼内发出类似于野兽一样的嘶吼声,随即只听周围发出一阵惊呼,一名身高八尺的壮汉从酒楼里重创出来。

    一脚跺在地面,顿时无数碎石飞溅,像是子弹一样向着四周溅射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一些行人躲闪不及,顿时被碎石打中,身上顿时就多出几个血淋淋的窟窿出来。

    一名村民本能想要躲闪开,这时候一只突然抓在他的肩膀上,让他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赵客身子一侧,就躲在这名村民身后,噗噗噗……极快飞溅来的碎石,瞬间贯穿村民的胸口。

    邮差!

    村民身后,只见赵客露出半张脸出来,放眼打量过去,心中不禁一凛。

    这名壮汉的身体非常强壮,简直就像是一头人形的巨熊一样。

    精壮的肌肉,仅仅只是胳膊,就快要赶上赵客大腿一般粗壮,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野性的气息,实力相当惊人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居然选择逃跑,眼中那阵恐惧的神情,就像是活见鬼了一样。

    可他步子刚迈开,突然就感觉自己跑不动了,低头一瞧,只见地面下一只血红的骷,正抓在他的脚腕上,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开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救我,救我啊!”

    男人的脸顿时扭曲起来,双在空气中乱舞乱抓,希望有人能够帮他。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,这是你签下的契约,难道你想反悔么,乖乖的给我做五十年的奴隶吧。”

    只见酒楼后面,一行人走出来,说话的是为首那个光头。

    油亮的脑袋,红亮的酒槽鼻,或许是常年经历风吹日晒的缘故,瘦长的脸上,露出很多黑青色的半点。

    他上正拿着一张纸,赵客虽然站的远,但看得清楚,纸上按着血红的印,此刻在阳光下闪烁着诡异的冷光。

    “你耍诈,出老千!不守规矩!”

    那名邮差厉声尖叫,表示不服,可无论是周围的村民,还是酒槽鼻身后那些酒客,对这一幕似乎早就已经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酒槽鼻更是大笑起来,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,笑的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跟随在酒槽鼻身后的几人,脸上不禁露出不屑和藐视,他们是海盗,和海盗讲规矩,真是最可笑的笑话。

    海盗只认钱和刀子,讲规矩,你要先有对等的资格。

    酒槽鼻看了眼契约上逐渐清晰的签名,脸上收起笑容,冷着脸道:“姜卓!根据卖身契上的规则,你要给我做五十年的奴隶。”

    “见鬼!”

    听到酒槽鼻的话后,姜卓脸色顿时骤变,他仅仅只是在契约书上按了下印,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真实姓名。

    但更要命的还在后面,只听“喀喀喀……”的一阵作响声,一股凉意顺着姜卓的脊梁骨往上爬,低头一瞧。

    只见自己的脚下就像是一个泥潭一样松软下来,一只又一只的骷髅从地面伸出出来,这些骷髅拽着他的大腿不断往地下拉扯。

    这一刻他想过挣扎,但浑身上下却连一点力气也用不上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,被一点一点拉进土里。

    姜卓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土中,随即那些骨也一并消失,干净的地面,甚至没有一丁点痕迹,没人会想到,就在刚才,这里活生生的消失了像是牛一样强壮的男人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赵客既没有动,也没有开口,将眼前已经变成尸体的村民随推开。

    赵客冷眼看着重新走进酒楼里大吃大喝的酒槽鼻几人,虽然脸上没有神情,但心里已经翻起一股巨大波澜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,一个实例强横的邮差,居然就这样,消失不见了?

    赵客不禁深吸口气,再次提醒自己,要警惕起来,这个故事完全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,故事里的每个人物,都可能会有这他们难以抗衡的神秘力量。

    “嘿,这人肯定是外地来的,真是找死,那可是郑家底下的贼头江公爷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底下管着几十条船,听说江公爷背后的靠山更了不得,是郑一娘的义子,张保仔、张大公子,敢和他赌,不是找死么。”

    一些好事的村民,围在一起聊起来,看他们的神情,对于里面那位被称为江公爷的酒槽鼻,非但不排斥,反而有些崇敬和崇拜。

    其实这并不难理解,因为这个镇子,说直白点,就是郑家的后花园,三分之二的买卖都是郑家开的,码头也是郑家控制。

    这里有这么繁荣,还是多亏了郑家。

    当然更重要的是,郑家的声誉太好了,过往的商船,只要交了一定保护费,绝没人敢打劫,甚至一些商船中途出了问题,也会有郑家人帮忙护送,可谓盗亦有道。

    赵客混迹在人群中,听了一阵后,不禁眯了眼,余光看了眼酒店里面,酒槽鼻等人,眼中不禁露出一抹精芒,大步走进这家酒楼。

    一进门,就看到坐在不远,正大快朵颐的酒槽鼻等人,一边吃一边骂道:“妈的,老七这个蠢货,就这么死了,真是窝囊废,不过这个奴隶正好补上他的空缺。”

    “待会叫人,去卖一口棺材,把尸体埋了,算这小子有福气,死了还能埋土里,也算是落叶归根了。”

    酒槽鼻看了眼之前横飞出去的那具尸体,不禁调侃起来。

    “客官,您吃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店里的伙计似乎对这种事情早就司空见惯了,依旧热情的招待着客人。

    赵客思索了一会,向伙计道:“你们这里什么菜拿,来什么,不过先说后,要是菜不好吃,我可不给钱。”

    “呦,瞧您说的,小店厨子都是几辈开始做这行的,还能让您酸倒了牙,等着,包您满意。”

    伙计倒是会说话,说完转身就往厨房走。

    没一会功夫,就见伙计迅速端着两盘菜上来,一盘咕噜肉,一盘醉虾,以及一盘酱肉。

    “客官,这些都是店里的上等菜,您尝尝,有没有毛病。”

    伙计把菜往桌子上一放,也不走,就站在赵客身旁,眼睛干巴巴的看着赵客,意思是有毛病你现在挑,你挑不出来就付钱。

    其实如赵客这样,想办法设法拉账的人,不在少数,不过敢来他们这家店赖账的,可就只有眼前这一个,谁不知道他们这家店,可是郑家的产业,来着赖账蹭吃蹭喝,那可就是个找死。

    只是赵客坐在那,甚至连筷子都没动,就看了一眼饭菜后,不禁一撇嘴,指着那盘咕噜肉道:“这种猪食,你也敢说是上等菜?”

    赵客这句话说完,顿时四五道不善的眼神,瞬间笼罩在赵客的身上,其中就包括酒槽鼻桌上一行人,眼神不善的打量着赵客。

    赵客的话,可是把他们所有人都骂了进去,特别是那位江公爷,筷子上还正好夹着那颗咕噜肉。

    听到赵客的话后,将筷子放下,一转身,那双三角眼注视着赵客,指尖上,一股血光时隐时现。

    一股阴冷的杀气,伴随着一股浓稠的血腥味,只见赵客身后,一只腐烂的,正悄无声息的抓向赵客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这道咕噜肉,你们选的肉不错,可火工太差,肉的颜色这么深,显然是抄老了,这是第一。

    第二,咕噜肉爆浆翻炒,但用的糖有问题,颜色看上去挺亮,可泛着一股酸,仔细尝尝就能尝出来,这种酸不是醋的味道,是带着一点刺鼻的后味,吃上去挺刺激,可吃多了容易腹泻!”

    赵客说道最后腹泻两个字的时候,特别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果然,听到这两字后,酒槽鼻一桌上几人的脸色顿时一变,看着桌上的咕噜肉,不禁皱起眉头。
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