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百零二章: 茶铺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,。

    赵客开始没在意,可没走几步,就听到身后一阵急促的喘气声,一只枯瘦的,向着赵客肩头抓下来,却被赵客很轻松躲开。

    “大兄弟,你等等我,我……也是邮差。”

    眼前这个身材枯瘦的男人,说道最后,余光打量了下四周,悄声向赵客说道。

    “管我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赵客仅仅只是看了他一眼,就转身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哎,不是,大兄弟,咱们可以合作嘛,我的能力很有用,你带着我,保证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和其他邮差合作,赵客并不反感,但要保持一定距离。

    但仅仅只限于战略上的合作而已。

    他可也没有给人当保姆的习惯,一个连跑几步都喘的人,又有什么资格和自己合作?

    “大兄弟,你相信我,你和我在一起,能够享受到许多……唉唉唉,别走啊。”

    就是说话的一眨眼,赵客三两步就将对方甩开,身影在人群中一闪身,便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见赵客远远离开,男人不仅愁着脸,一脸郁闷,低声自语道:“说好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呢?”

    将那名邮差甩开,赵客随意找了处水井旁,打了两桶水把身上的淤泥冲洗干净。

    恐怖空间,这次会给出这么简单的任务,背后肯定另有别的原因,况且还只是一个支线任务。

    赵客回忆了下之前的情报,本来微微皱起的眉头放松了开来。

    通过之前的那段情报上的消息看,似乎是要找一份谋生的工作,以及一个合理的身份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对于赵客来说,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,即便不动用任何能力,以自己的以往在现实中的经验,这种事情,简直是到擒来。

    把身上那件洗干净的马褂套在身上,赵客也不急于去找工作,而是仔细在这个拥挤的街道上闲逛,尽可能的捕捉一些线索。

    这时他的目光忽然停留在了一旁的小茶铺上,这家小茶铺有着古老而油腻的门店,但木质的桌椅却擦的瓦亮发光。

    “满天星”

    茶铺的前面挂着一张布帘上面写着茶铺的名字,同时也是直接告诉人们,这家茶铺没什么好茶,只有零碎的茶叶末做成的满天星,也就是所谓的大碗茶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倒是次要的,重要的是,那个茶叶铺的老头,看上去一把年纪,头发都白了。

    老头虽然年老,但身体精壮结实,显然是一位练家子。令人赵客所注意到的,是他的那双。

    一截指被砍掉了,掌上仔细看,能看到一层很厚的老茧,把指并在一起,老茧几乎都连在一起,连指纹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这种,并不是干粗活就能干出来的.

    赵客很早的时候,曾经到古都洛阳旅游,听说那里有人能打造唐横刀,他想去看看。

    在哪的公园里遇到过一个老人,舞者一套棍棒,虽然看似很简单的一套动作,但在哪位老人的上,却生出不同的韵味。

    赵客一打听才知道,这位老人是当地出名的武术家,一套武当八卦棍,练了半辈子。

    而这种片状的老茧,就是只有在棍棒上练了大半辈子的人,才能练出来的老茧。

    老头坐在椅子上,把头发后面的辫子起来盘在头上,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,懒洋洋的卧在竹椅子上抽着烟斗。

    赵客走上去后,老头瞄了眼赵客,拿着烟斗敲了敲一旁的大茶壶道:“一壶茶,三个钱。”

    赵客见状,不禁一皱眉头,钱他有,可那是现实中的钱,拿出来老头估计会把钱当做废纸。

    见状,赵客思量了一会,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瓶蜂蜜,这本来是赵客用来炒菜用的,现在只能先拿出来,给老头递上去。

    以物换物,这一瓶蜂蜜,老头绝对不会亏。

    老头瞄了一眼,见赵客把蜂蜜罐打开,那股金黄色的蜂蜜,不禁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这年头,甜比咸贵,蜂蜜可是不可多见的奢侈品,他们这些下等人,平时别说蜂蜜,就算是熬糖剩下的糖渣,都是稀罕物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厨子,外地来的,想在这里谋个活计,但人生地不熟,您老受累,不妨给我讲讲。”

    如果这个老头只是个普通的茶叶铺老板,赵客当然不会费这么大的力气,但对方既然是个练家子,在这个时代,会武术的人,往往更能够得到重用,见识自然比那些寻常百姓强,知道的也比普通人多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和这种人交流,很轻松,因为对方能把意思表达清楚。

    要知道即便是现实里,很多人往往词不达意,三两句话的事情,要让他兜一大圈,交流起来很费力气。

    老头见状把茶壶提起来,给赵客倒上一大碗茶后,向赵客道:“外地来的,你来这可是来对了,咱们着江口,上通着珠江,下通着大海,来往商船都从咱们这里走。”

    “下海!有下海的船么?”

    赵客心中一亮,这次的主题是亡者海湾,必然是和海洋有关,关于这些问题自然格外留心。

    “有,当然有。”

    老头如数家珍给赵客说起来,赵客一听,心里顿时感觉这一瓶蜂蜜的价值太划算了。

    原来这个地方地理位置特殊,是天然的港口。

    当下朝廷虽然有心把控,可却没有足够的能力,原因无它,因为这个海口外,就是当下最大的海贼窝,郑家。

    甚至说句不客气的话,这个镇子里的产业,三分之二都是郑家的,每年给朝廷带来的税收,快要赶上广州几个指定的官方码头。

    而讽刺的是,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繁荣,却是因为郑家这个海贼窝的缘故。

    故此这里的官员,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码头船来船往,只要不出事故,一般不会过问。

    偶尔会有些海盗在镇子里逍遥快活,也是正常的事情,人们早就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甚至,每年海盗还会来这里征人,去了就给枪,不是水都衙门那种破鸟枪,听说是西班牙的棍子枪,百步开外都能打死人。

    老头越说越是兴奋,恨不得年轻十岁,也跟着出海当海盗。

    赵客打量着老头的那根断指,试探性的问道;“这么说,您当年也当过海盗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老头脸色顿时一板,连忙摇头道:“没有,你可别瞎说,我可没有当过海盗。”

    赵客还想问点什么,但这时候老头反而有了戒备,怀疑赵客是不是衙门的巡捕,将桌上那瓶蜂蜜收起来,就重新坐在椅子上,问什么也不肯再说。

    见状,赵客也不去勉强他,站起身往烟花巷走。

    所谓的烟花巷,也就是现实里所谓的发廊一条街,只不过现实里那些发廊要打着美容美发的旗号来掩饰。

    但在这里,完全没有那个必要,甚至连拉客的老皮条,都恨不得那个大喇叭来告诉你,自家姑娘的服务有多周到。

    除了青楼勾栏,当然最不少的还是酒楼,这些酒楼虽然破破烂烂,但来来往往的人却不少。

    不时有粗鲁而豪放的大笑声从里面传出来。

    赵客还未进门,突然听到一阵破骂声和咆哮声,紧接着一阵破风声响起,让赵客迅速侧身一闪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个身影撞碎酒楼封门用的隔板,倒飞出来,倒在地上,看摸样只有出气,没有进气,已经是离死不远了。
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