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百零一章: 河口镇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,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顺着胸腔里喷溅出来的鲜血,溅在李林的脸上,滚烫的血液,让李林全身肌肉都在控制不住的打颤。

    胃里止不住的翻腾,强烈的刺激感,反而让她一时间难以适应。

    这种反应其实很正常,赵客的第一次杀人的时候,虽然反应没有那么激烈,但或多过少的也会这样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,李林这样,本身家庭环境还不错,虽然有些青春期的叛逆,可本质上却还是个小女孩。

    能做到这个程度,已经是对这个女人恨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试想,自己的大好青春,却因为一根针管,瞬间发生了惊天的改变,从天堂坠落到了地狱。

    艾滋、毒瘾、任何意义都足以改变一个人一生,换做谁,怕是都要发狂。

    急促的呼吸,让李林产生短暂的窒息性晕眩,眼前一阵发黑,被赵客提在上。

    把匕首收起来,看了眼地上还未死透的中年妇女,赵客伸隔着虚空抓过去,一团黑暗物质,迅速将她的灵魂从身体里吸出来。

    做好后,拉着李林快步走下楼梯,从社区里走出来,临走到社区门外的时候,赵客眉头一挑,站在原地等待了一会后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附身蛊闪动着翅膀迅速钻进赵客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做好了!”

    赵客很快就得到了附身蛊的回复,确定,它已经将对方脑神经给变成了一团浆糊,这种段,即便是现在最科学先进的医疗技术,也查不出任任何结果。

    最多只能被判断为神经病,精神失常。

    加上自己留在厨房里的那些证据,以及他向众人送发的肉粥的举动,相信更多的人会愿意相信,一切都是这个疯子做的。

    虽然少收了一个灵魂,但留下一个疯子来承担下所有的责任,倒是省去了自己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走出小北街,把精神恍惚的李林推进一辆出租车,道:“我能帮你善后的事情,基本上就这样了,尽快去医院检查下吧。”

    将车门关上,赵客给出租车司一张红钞,让司送她到中环。

    看着离开的出租车,赵客不禁深吸口气,指摸摸欲望蛊的小脑袋,用自己所能听到的声音道:“真是意外的收获,不是么,是不是很期待,她最后会变成什么摸样?”

    “嘶嘶……”

    欲望蛊吐着舌头,似乎在回应赵客的问题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女孩身上的欲望,它比赵客更期待,因为那回事一种更鲜美的味道。

    一个李林,一个杨东亮。

    回出租屋的路上,赵客不禁在思索,为什么这种非常强烈的欲望,会出现在一些普通人的身上,在受到剧烈的刺激后,产生惊人的变化。

    李林的身上的欲望,并不是如杨东亮那样,充满了侵略性,但颜色却更重,更深沉。

    是普通人受到刺激后,才会产生么?赵客思索了下,摇摇头,否定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他见过太多的普通人,如当初那么多师兄弟,最后敢选择反抗的人,又有几个,从哪个鬼地方离开的,不也就他们三个人么。

    “欲望啊!”

    意味深长的笑容在赵客嘴角扬起,转身逐渐消失在黑夜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里,赵客白天则偶尔出去走动走动,晚上就躺在棺材里,吸取里面的阴气,来强化自己。

    至于那颗黑色的血晶石,赵客却至今没有动,这段时间他研究蛊灵经,里面提及到类似与血晶石的虫晶。

    按照蛊灵经所说,虫晶对于蛊术来说,简直是天才地宝来形容都不为过,赵客研究过,里面用虫晶去培养蛊虫的方法,随意想要留下来,却自己培养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次时间有些紧促,马上就要进入恐怖空间了话,赵客现在估计已经开始着准备起来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赵客将棺材推开,从棺材里做起来,月光透过头顶窟窿照射进来。

    挂在房间上面的钟表,开始进入倒计时。

    “十…九…八…七…”

    赵客眼睛盯着时间默数着倒计时,心脏砰砰的不禁加速起来。

    眼神里闪烁着精芒,是兴奋?恐惧?或者说是更是期待的光芒。

    五…四…三…二…”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看着钟表上的秒针停顿在12点上,赵客不禁屏住呼吸,想要看清楚进入恐怖空间的过程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赵客突然感觉屁股下面有些冷飕飕的,低头一瞧,只见棺材里面,一股黑雾翻腾,一只只腐烂的掌,迅速从棺材里伸出来。

    腐烂的掌上还挂满了藓苔和锁链,拽着赵客迅速往下一拉。

    即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每一次的进入恐怖空间的方式,总是让赵客的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赵客一连呛了几口水后,迅速把头抬起来,扑腾着双,迅速从水面上冒出头。

    抬头一掐,赵客不禁愣了。

    只见眼前偌大的码头,人来人往,无数行人汇聚在一起,在船舱和陆地之间来回穿梭。

    而把船只和陆地连接起来的,仅仅只是一片大概只有不到一米宽左右的木板,上面有凸起的木阶,是防止搬运货物的工人失足滑倒的。

    “支线任务1:三天内,在东仓码头,找到合适的身份和工作。”

    这次只是出现了支线任务,而没有出现主线,寻找合适的身份和工作,看看这个码头,就知道,这个任务并不难。

    码头最缺少的是什么,当然是苦力。

    以他们这些邮差的段,想要找到一份差事,还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说到其他邮差,赵客四下打量后,并没有发现其他邮差的身影,偌大的湖面上,就只有自己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让赵客不禁恶意的揣测起来,万一那位邮差不会游泳,被扔进了水里,会不会直接被淹死。

    顺着码头往河岸上游,这个时代的码头,和现实中,有防洪墙,石阶楼梯不一样,除了码头被一圈木栏给围着,其他地方基本上就是普通的河床。

    赵客一步一个脚印的从河里爬出来,满身都是发臭的污泥,特别是那股腥味,让赵客一阵反胃。

    出镜子,看看自己的现在的外貌。

    高高的鼻梁,深沉的眼窝,看上去三十好几的摸样,头上带着杂乱的长发,辫子完全散开了,加上现在的一身污泥,完全是人不人鬼不鬼。

    和电影电视剧里面梳理的长辫,完全是两个概念,丑的令人不知忍直视。

    就这幅摸样,赵客想想,除了去干苦力,估计去做小工都没人要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地面上出现一行字迹,是关于这里的消息情报。

    “河口镇?”

    赵客抬头看着不远的村镇,也不管身上那股鱼腥味,打算先进镇子再说。

    黑灰色的大青石,垒成的城门,非常的矮小,不到五六米的摸样,赵客混迹在人群中跟着往前走,刚走没几步,就听到身后,有人喊道:“大兄弟,等等我!”
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