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十章 缉凶星罗帮!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,。

    “看录像?看什么录像?”星罗懵懵懂懂地紧跟着纸树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一段昨晚犯人行凶的录像,是一个路人拍下来的。”纸树匆匆应道。

    “犯人行凶过程的录像,你自己看不就行了嘛,还要让我专程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星罗咂嘴说道,还以为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录像呢,必须要他来看。结果,原来只是犯罪过程的录像,这种东西谁看不是一样吗,特地叫自己这个外行来看录像,也太超常思维了吧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纸树的为难之处,只听纸树声音中充满无奈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确实想看,关键是警方要给我看,他们不给我看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星罗汗颜,原来自己是因为这种原因才被叫来,实在让人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呐,所以呢,警方不给你看,还会给我看?先声明,我可没有什么特权,也没有半点政府构的背景,警方绝对不会给我开后门的。”

    纸树立即回应道:“我没想利用你的背景来走后门,也预料得到你没有什么背景,整天宅在家里看动漫、玩游戏的人,怎么可能有强大的背景。”

    星罗斜眼,摆出一副死鱼眼:“喂,我可以当你这是在侮辱我吗?”

    “群里成员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没有恶意,这是你自己说的,星罗,请坚持你的理念。”

    星罗撇嘴:“用不着你提醒我。说吧,为什么我来就能看得成录像?”

    纸树回头,对着星罗露出一个微笑,随即转回去,解释道:“这是因为当时我申请观看录像,警方坚决不同意,于是我就说了句「录像中的犯人我有印象」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警方不相信,非要让我说出印象中的犯人一两个特征,说不出就不给录像看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这么久还是没说到重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因为我没见过犯人,当然说不出犯人的特征,连身高、性别之类的基础信息都不知道。于是,我灵一动,对警方说,我的朋友曾经模糊的看见过犯人,知道犯人的一些特征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大概明白了,这个锅已经推到我身上。”星罗低着头抬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来我想以此为借口,要求观看录像。谁知警方强烈要求我那个朋友来指认凶,不叫来就是妨碍公务,我扛不住压力只好把你叫来了。”

    纸树仿若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,说完还一本正经的问了句:“怎么样?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种小事就包在我身上,区警方,不在话下……你是希望我这样回答吧?混蛋,坑人也不带这么坑的吧,这是哪门子的灵一动?我怎么可能知道犯人的特征,我知道的信息比你还少啊。”

    星罗此时的心情是崩溃的,感觉自己建了一个假的书友群。连续面基两个书友,结果都是坑货,没有一个不是坑的。

    上次腥风把他坑去了灵界的灵剑塔,这次纸树把他坑上了妨碍公务的罪名中。能不能体恤一下群主?照顾一下群主的感受?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,星罗,你行的。你只要把你昨天的分析出来的信息,稍微串改连接成一个故事说给警方听,大致就能看到录像了。”纸树临时教学应对措施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自己说?”

    星罗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问道,他明白,这个锅不背也得背,现在遵循心中的想法,转身就走,接下来很有可能被警方当成嫌疑人通缉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也没用,警方不会信我的话,因为上次破案被我抢尽了风头,现在他们都提防着我。”纸树表情怪怪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,能尽快破案,警方还要挑食?”

    “其中发生了一点事情,你就不要在意了。总之,按照我说的做,”

    “你都对警方说我是你的朋友了,警方还会相信我这个一丘之貉吗?”

    “所以待会自我介绍的时候,你要点明刚认识我不久,让警方改观对你的印象。”

    “纸树,你能不能告诉我,上一起案件,你到底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以后有会的话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星罗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在纸树的带领下,星罗来到一间比较阴暗的房间,看样子,大概是库房之类的空间。

    在这里,有四名警察等候,全是男的。像小说里那样出现漂亮的女警察,是几乎没有几率发生的事情,只能在脑海里想想。

    这四名警察,两人年纪看上去偏大,大概是两位前辈刑警带着两位新人刑警办案。

    那两位年纪稍大点的警察,看见星罗后,第一时间掏出警察证亮明身份,然后像审犯人一般问东问西。

    被警察咄咄逼人的询问,星罗有些紧张,但还是故作镇定的说出了已经构思好的台词。

    “犯人是男性,身高大约在一米七至一米八之间,力气偏小于正常的男性,以至于经常失,没把受害者敲昏,速度很快,应该有坚持晨跑的习惯。

    袭击被害者这又没下死的原因是……受害者身上带了某种让犯人记恨的东西,而这种东西,很有可能在头部,或者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总体形象与自己身边的某个熟人相符合,是个经常不见面的熟人。至于具体是哪个人,暂时还分辨不出来。如果能再看到犯人的身影,也许能想起来。”

    前面两段都是纸树帮忙推理出来的信息,最后一段是星罗随口编的,用来忽悠警察。

    用词嚼字也都非常谨慎,「暂时还分辨不出来」的「暂时」,「也许能想起来」的「也许」。

    有了这两个词,他可以在看完录像后,至少想出三种方法脱身,就算认不出,警方也不能把他怎样。

    如纸树所料,两名老资历刑警把星罗带到一边看录像,纸树依旧被排除在外。

    这让星罗很费心,看录像的同时,还要注意很多细节,以便于在事后把录像内容重塑给纸树。

    所幸,录像一共只有一分三十一秒,耗费不了多少脑容量。

    录像一开始,画面上显示的是一个中年女性刚从一个小零售店出来,没有立即离开,在门口站了有三十多秒,期间三次看着表,似乎非常在意时间。

    画面没过多久,另外一位主角登场了,那是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裤的人,上身穿着一件戴着连衣帽的外套,也是黑色的。这段画面中,此人的一只,一直放在外套里面。
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