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九章 杀戮都市!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,。

    对于纸树突兀提议想要见温清雅,萧仁一直显得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这是普通人正常的反应,毕竟只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,贸然的带去见自己的亲人,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萧仁本人也说过,此次前来只是交换情报,并没有其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没有其它想法?星罗可不答应,好不容易碰见一条线索,怎能轻易放弃?放弃了就意味着今晚要熬夜蹲点,他才不要。

    “纸树,你的学生证呢?”星罗伸索要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的学生证干什么?”纸树边问边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,拿出一个红色封皮小本本,交到星罗中。

    星罗接过学生证,打开看了一眼,便转交到萧仁中,说:“看见对面那所大学了吗,是那所大学发放的学生证,而纸树正是那所大学的学生。

    你该不会认为一个学生,会对你未来的妻子下吧?就算纸树对有不轨的行为,你也可以报警抓他,这张学生证假不了。

    再不济,你也可以把我们吃的碗筷留下,上面有我们的指纹、唾液,会方便警方第一时间抓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萧仁拿着纸树的学生证,尴尬不已,被星罗这么一说,他连打开学生证的勇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最终他直接把学生证还给了纸树,妥协下来。

    “清雅现在不方便见人,不过明天中午12点,她就会出院,到时你们陪我一起去接她吧。”

    喂,明天?那岂不是说今晚还是要熬夜蹲点?

    星罗郁闷不已。

    之后的时间里,萧仁具体的交代了自己所知道的情报,里面不乏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临走前,他与纸树互换了联系方式,称明天早上9点钟准时联系。

    花了四十多分钟,纸树为星罗找到了合适的旅馆,不奢华不简陋。他是很想把星罗带回家里安顿的,但条件不允许,他的家在外市,只是在f市南洲县上大学而已,入学一年多,一直是住宿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九点,两人相约在中环区第二街道。

    这里是连环夜路袭击事件出现第一名受害者的地方,犯人当时犯案明显很不成熟,钝器并未把受害者敲得意识模糊。

    所以,纸树预估,犯人当时应该是临时起意犯案。临时起意,犯人就不是特意挑选地点行凶。

    而当时犯人会出现在中环区第二街道,只能说明,犯人很可能就住在附近这一片区域。

    在这附近一片蹲点,运气好的话,也许可以发现点线索,绝对比蹲点其他地方几率大得多。

    不过,说是蹲点,街上的人还挺多的嘛,犯人会在这种时间点出现吗?

    在附近走了一圈后,星罗停在一个大排档前:“纸树,先不要去那些阴森的小巷,我肚子饿了,进去吃个夜宵吧。”

    纸树稍作思虑,点头同意,选择花些时间陪星罗吃夜宵。现在时不太成熟,再晚一点蹲点会最合适。

    星罗欣喜若狂的带头走进大排档,胡乱一通点了很多烧烤、小吃,考虑到要蹲点,没有点酒品。

    然,菜品刚上齐,两人还没来得及开始,附近的街道突然喧哗起来,其中隐约能听到尖叫声。

    纸树迅速起身跑出大排档赶去,心中虽然不认为连环夜路袭击事件的犯人会选择人多的地方犯案,但……万一呢?

    “唉,等等,纸树,这还没开吃呢,要不你吃两块再走?哎,你别跑这么快啊,等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纸树赶到人群喧哗处,只见地面躺着一位女性,后脑勺正在大量出血,这一钝击,怕是致命级的。

    纸树瞳孔泛白,连忙驱散抗议人群退到伤者周围三米处,同时提醒围观群众报警,叫救护车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去,查看伤者的伤势。受害者已经陷入昏迷,后脑勺正在泊泊出血,头骨有严重凹陷迹象,犯人这次看来是下了死。

    受害者当前的状况,若不做些紧急措施,根本支撑不到救护车前来。

    纸树伸出右,摊开掌,受力点均匀的按压出血点。伤者的情况,不能只按压出血点,最主要的要按压颈动脉。

    颈动脉位于胸锁乳突肌下面,很多人都不知道胸锁乳突肌是什么,在此建议那些没有学过紧急措施的人,不要贸然前去接触伤者,做错误的紧急措施。

    所谓的胸锁乳突肌,就是当把头侧过来的时候,突出来的那块肌肉。按住那块区域,可以减少头部出血。两边都有颈动脉,按压五分钟放松一次,放松时间大概在十秒钟左右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尽量减少搬动病人,受伤时什么样就什么样,不要动,等救护人员来搬运,毕竟救护人员是专业的,他们该知道怎么去搬病人,而不至于使病人伤势加重。

    纸树反复如此的做着紧急措施,直到十多分钟后救护车到来,带走了伤者,当然,他也跟着一起被带走了。

    等星罗打包好点的小吃,来到这里时,已不见纸树人影。有的只是警察和警戒线围着的一滩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星罗接到电话。

    是纸树打来的,让他快速到南波医院来。

    星罗稍微打点一下行头,打了个出租车匆匆赶去。

    南波医院,他见到纸树,有很重的黑眼圈,看样子是昨晚一夜没睡,他走上前便问:“这里就是我们和萧先生约好的地点?”

    纸树摇头,转身带路向医院深处走去,边走边说:“不是,这里是昨晚被袭击的受害者接受治疗的地方。现在受害者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,不过还处于昏迷中,预估明天或者后天会醒来。”

    “呃,昨天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星罗讶异问道,「脱离生命危险」,「两三天后才会醒来」,这两条信息分分钟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“连环夜路袭击事件的犯人,昨天晚上公然在人多的地方,袭击了这名受害者。具体的情形我也不知道,警方说犯人是狗急跳墙,找不到落单的女性,才会这样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星罗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警方的观点,能计划出周祥犯罪的犯人,不太可能会做出如此鲁莽的事情。我认为犯人这样做,应该是为了完成某种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具体的目的你也不清楚。所以呢,你让我过来干什么?”星罗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一段录像。”
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