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八章 食味之灵!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,。

    店主咽下口中的菜,笑着说道:“我这个人呢,上了年纪就爱吃些清淡点的,长命百岁呀。”

    店主这样一说,星罗倒是能懂了,斋戒确实能让人活的久一些,一些杞人忧天的老人,也都会选择吃素,延长寿命。

    这个店主看样子对生命很有危感,因为一般三十多岁的人都不会考虑自己死后的归宿,更不会担忧自己什么会死。

    没到那个年龄,就考虑这种事,是该称赞其深谋远虑,还是贬义其鼠目寸光呢?

    “长命百岁的代价真的是很恐怖,人生苦短走一遭,乏味无穷,尝不成其他的味道,不会觉得很可惜吗?”

    星罗一边大口朵颐一边说道,他觉得这种做法不值得,若让他做选择,他绝对会选择尝尽天下美味,而不是瓜兮兮的延长自己生命,看着别人吃。

    嘛,人各有志,别人怎么做,他也管不着。

    “尝不到其他味道,当然可惜呀。不过我在几个月前,尝得已经够多了,算是弥补遗憾。”店长拍着他那鼓鼓的腹部,笑口颜开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是吗?那还真是棒呢”,星罗敷衍的应了句,心中嘀咕着:几个月前吗?看来你这最近没持续多久?但愿你能坚持过一年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还没有正式介绍自己。我叫萧仁,是这家饭店的店主。”

    萧仁?小人?星罗不知道是哪个「xiao」哪个「ren」,便自己脑补了两个字,心中一阵愉悦:“我叫星罗。”

    “纸树”,纸树很礼貌的报出自己的称呼,不知出于什么考虑,也没报真名。

    星罗?纸树?谁他喵的会相信这是真名?萧仁当然发现了星罗二人没有报真名,如果他没有深究,默认了星罗与纸树这两个奇葩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星罗先生,纸树先生,刚才二位确实在聊连环夜路袭击事件吧!?”

    “是的”,纸树点头,看出了萧仁绝对有事要说,为了减小萧仁的心理压力,他拿出自己职业说事:

    “我是一名侦探,正在调查这件案子。然,警方却不对外公开情报,让我不知道该调查什么地方。所以如果你有什么线索,请放心的告诉,我会以最快的速度破解这次案件。”

    侦探,本不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责任,就是整日偷拍、找宠物、找失踪人口的小丑。但近些年来,经过大量的推理动漫、推理小说对侦探这一职业,塑造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有很显著的洗脑效果,「一个人走投无路的时候,突然有个陌生人出现在你眼前,自称是侦探,这个人心里就会毫无缘由的疏松起来」,这是在二次元流行的设定,现如今,对现实生活中的人同样管用。

    当遇到一起命案,侦探出现了,所有人都会立即脑补到小说动漫里侦探的丰功伟绩、神通广大,然后盲目的相信这个侦探能行。

    这是普遍的现象,纵使是纸树都能活用套路,侦探的名头,有时还是唬得到一些人的。

    萧仁没有成为例外,他先是一愣,随后惊喜道:“太好了,原来二位是侦探,说实话,我对警察已经失望了,请二位侦探务必要查出这起案件的犯人,让其受到应有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说一下,我不是侦探,只有对面那位是侦探。”星罗插了句嘴,然后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请详细说来。”纸树心神一动,听萧仁这语气,似乎与犯人有过利益牵扯。

    萧仁放下中的筷子,从怀里取出一张照片,递给纸树。在得知星罗不是侦探后,他似乎没有把照片给星罗看的打算。

    星罗耸耸肩,无所谓,他继续忘我的吃饭。当他视线无意间瞄到照片上的女人时,愣住了,这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“照片上的人是我的女朋友”,萧仁递出照片后,神色低落的说道:“我原想找二位交换一下情报,现在没必要了,我可以把我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诉你们,只求你们能找到凶。”

    纸树放下中的照片,认真的点点头,算是做了个承诺。

    萧仁找到了寄托,放下心来,从照片上的女子开始,把自己知道的所有情报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“她的名字叫做温清雅,是个漂亮活泼的女性,与她相识是在去年的四月,当时她孤零零的坐在海边,眺望着远方,让我一见倾心。

    当时我们相处的很愉快,很快就确立了情侣关系,和她在一起的日子,我真的好幸福。

    可惜好景不长,就在今年年初,她突然向我提出分,我问及她缘由,她却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第二天她就从我家里搬走,再也没有回来。我感觉她是有苦衷的,大概是因为某种缘故,不能对我说。

    于是我说服自己耐心等她,等她有一天回来告诉我实情。到最后人没等回来,等来了噩耗。

    就在四天前,我收到警方和院方传来的消息,告诉我她受到了很重的伤,正在医院休养。事后我才了解到具体伤势,后脑勺受到严重打击,失血过多。”

    后脑勺受到钝击?纸树当即联想到一种可能,惊讶的问:“难道温小姐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的,她被卷进了连环夜路袭击事件。可是,清雅晚上过了9点一般都不会出门,更不要说在最近夜路袭击事件风声闹得严重的情况。

    但她却还是一个人出了门,除了与别人约好了见面,我想不出其他理由。但我问清雅那天晚上出去与谁见面,她死活不肯说出那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所以我猜测,清雅那晚出去见的人,就是凶。而这个凶,这是清雅的熟人之一。”

    纸树听完后,面色逐渐变得凝重,犯人锁定为其中一个受害者的熟人吗?这么重要的情报,为什么不跟警方说?

    整起案件真的会有这么简单吗?随便出门吃个饭就能遇到某个受害者的前任男友,未免太巧了吧!

    纸树不敢妄下定论,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:“萧先生,我们会尽全力的抓住凶。但线索不够,我们也会很困了,可以让我们去见见温小姐,希望能当面问几个问题。”
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