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六十八章 食材难对付也要吃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,。

    如墨的深夜。

    唐僧背着猪刚鬣,行走在一条山间小路上,凉风吹过,撩起道路两旁林木沙沙作响。

    夜雾弥漫,月色朦胧,星光黯淡。

    从昏迷中苏醒的猪刚鬣,在心里做出决断后,立刻轻轻一抖右,也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折扇,抵在唐僧脖子上。

    其精钢扇尖箭头似的微微凸起,流转着寒光。

    突然而来的冰凉,让唐僧猛地顿住脚步,未等他开口,猪刚鬣已经贴近他耳边,幽幽道:“你也不用太害怕,我只是有点问题想问问你。”

    被锋利的扇刃抵住脖子,唐僧却也不露惧色,语调平稳如常,道:“其实贫僧脖子很硬的,强化过……嗯……你知道强化吗?”

    “字面意思能理解一点,不过于我这精钢扇而言,并没有什么用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猪刚鬣抬起左,指向左边黑黢黢的密林,道:“去那边。”

    唐僧转头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幽深的黑暗覆盖下,交错的林木在暗处发出冰冷的笑声,那窸窣呜咽的动静,让人止不住心颤。

    在他转头时,乌云将最后一丝月光遮住,整片大地笼被罩在黑暗之中,冷风呼啸,枝叶藤条像是鬼怪在张牙舞爪。

    而正是此时,唐僧感觉腰间有异动,小白龙敖乌在缓缓游动,似在寻找会,拱飞猪刚鬣。

    唐僧则微微一收腹,暗示敖乌不要动,他倒是想看看,在他‘面临生死’的情况下,到底能从猪刚鬣口中套出多少东西来。

    当唐僧被猪刚鬣以生命威胁之时,原本正在议论,猪刚鬣醒来后必然归顺的观众们,全都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在观众们议论纷纷之时,有敖乌环在腰间,有恃无恐的唐僧,已不加犹豫的抬脚迈步,转身走入密林。

    许是察觉出唐僧的平静和淡然,猪刚鬣贴近他耳边,轻声道:“你别想着耍花样,我虽然没有站起来的力气,但让你掉脑袋的力气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唐僧步伐平稳,目视前方,呵呵一笑,道:“早知如此,还不如把你做成全猪宴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千金难买早知道。”

    猪刚鬣低声一笑。

    接下来在猪刚鬣的指引下,唐僧穿越半座密林,涉过三条小溪后,来到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下。

    唐僧从远处望去,仿佛看见一头巨大野猪匍匐在地,而在它血盆大口位置处,条条粗大藤蔓相互缠绕,如同层层叠叠的蛛网,好似一座阵法。

    而当唐僧背着猪刚鬣,在藤蔓蛛网前站定时,那密集如毛线团的藤蔓立刻缓缓收缩,游蛇一样紧贴岩壁往山上游动,直至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当藤蔓褪去后,一扇足有城门大小的鎏金门,出现在他眼前,门上刻有两条真龙,黑鳞黑甲,活灵活现,似欲腾空飞去。

    黑龙鎏金门之上,则悬挂黑金匾额,一行金字刻于其上。

    “云栈洞。”

    猪刚鬣左轻轻一挥,鎏金门便朝内开启。

    门内乃是共计九十九阶的玉石台阶。

    唐僧走入门中,踏上玉石台阶,温润之感即刻由脚掌升起。

    他左右环顾,只见洞穴岩壁上竟镀上一层纯金,且每隔三五米便有一枚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嵌入墙体,充当照明之物。

    等他登到台阶尽头,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,顿时呈现在其眼前。

    他抬眼打望,整座大殿由一百六十根金龙玉柱作为主体构成,其天顶处,盘绕着一条栩栩如生的真龙玉雕,其龙吻中含着一颗硕大的龙珠,熠熠生辉,将整座大殿照得清澈透亮。

    殿中雕梁画栋,紫柱金粱,水晶玉璧,珍珠幕帘,沉香木床,青玉石枕,冰蚕白纱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倾良田,栽满奇花异草。

    一排排檀木架上,摆满各种各样的宝贝,流光溢彩。

    整座宫殿堪称价值连城,奢华至极。

    哪怕连唐太宗李世民的皇宫都比之不及,这是唐僧之前踏入云栈洞之前,绝对没有想到过的事。

    当唐僧环顾宫殿时,他背上的猪刚鬣,则在观察他。

    在他看见唐僧脸上流露出惊讶神色时,立刻开口轻声道:“好看吗?如果你觉得好看,我便将这云栈洞送与你如何?此洞中宝物,不但可以使你富可敌国,而且也是高家庄所供土地神神位之地,你若久住于此,不需取经历劫,也可以登上神位,何乐而不为?”

    猪刚鬣在说话时,一直侧头盯住唐僧眼睛,只待他说出个‘好’字,便会立刻痛下杀。

    猪刚鬣言语间,要将此富可敌国的宫殿赠予他,更让他有了修仙缘,但对猪刚鬣万分警惕的唐僧,却根本不为所动,想也不想便道:“没兴趣,你还是自己留着吧,嗯对了,等以后贫僧等取经回来,有会看见卯二姐,一定将你今天的话,一字不落全都转告给她。”

    唐僧是毫不犹豫拒绝了,可自从他踏入云栈洞开始,便震惊得无以复加的观众们,却一个个都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在观众们因唐僧大气拒绝而痛心疾首时,听见‘卯二姐’三字的猪刚鬣,却像是被戳到痛处似的,沉默了好久才缓缓道:“取经路途艰险,你一介凡人,保不准便有个三长两短,落个死无全尸的下场,待我与大师兄去取了那经书,回程中来寻你一同去往大唐,不也皆大欢喜?”

    说此番话时,猪刚鬣着重咬了‘死无全尸’四字。

    唐僧闻言,却是笑了起来,道:“路途艰险……?食材难对付难道就不吃了?大圣贫僧会保护的,不劳你费心。”

    猪刚鬣听完后,直直地看了唐僧好久,似从唐僧眼中看出他那坚定不移的决心,在沉默半晌后,终于将精钢扇放下。

    脖间没了威胁,唐僧立刻松,直接将猪刚鬣摔下去,‘砰’的一声砸在地面上,猪刚鬣发出一声痛呼。

    这时唐僧转过身来,低头看着他,道:“既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,贫僧倒是很想知道,你为何想去西天取那经书,又为何一定非得是跟大圣一起去?”

    听见唐僧的问话,猪刚鬣沉默了几息后,才道:“其实这经书取不取,我倒是不甚在意,广寒宫所托,只是护得孙悟空周全。”

    唐僧摇摇头,无奈一叹:“说真话难道会死吗……?”

    猪刚鬣一皱眉,道:“总不能你想听什么话,什么才是真话啊,不然你若是觉得我受命于他人,你说是谁,我便应下又如何?”

    问到这里唐僧便知道,他不需要再问下去了,因为问了他也不会说真话。

    但从他刚才的回答口吻,以及第一次对大圣直呼其名时的语态来看,他对孙悟空似乎并非很尊敬,崇拜,亦或是恐惧。

    他的确只是受人之托。

    真的是广寒宫?还是别的什么人……

    唐僧不禁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观众们也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唐僧沉默良久不说话,猪刚鬣却撑身站起,看着他道:“我之所以屡次三番刁难于你,便是怕你西行路上害了大师兄,可现看来你连富可敌国的财富,包括你的性命都可舍弃,我便允你与我们走这一遭吧。”

    唐僧被他一语惊醒,扶额道:“等一下,贫僧和大圣好像谁都没说,你可以跟着我们上路啊?”

    猪刚鬣闻言却道:“你这和尚真不讨人喜欢,我若要跟你上路,哪需得你允许?”

    此话才落,唐僧便听见观音的声音在脑海响彻。

    “猪刚鬣归顺,可在系统面板中查看属性。”

    观音声音落下,猪刚鬣略显蛮横的声音紧跟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跟着你了,你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可正是此时,云栈洞外忽然响起震耳欲聋的撞击声,隐约间还有清脆的圆环撞击声。

    听到那声音时,猪刚鬣脸色立刻变得煞白。
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