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六十七章 氪命玩家惹不起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,。

    午后,阳光盛烈。

    浩渺的黑湖中,翻滚的浪潮好似千军万马,浩浩荡荡地拍向岸边,气势磅礴。

    伴随着水浪,‘隆隆’的响声,闷雷般滚动。

    正站在湖边岸上的小白龙敖乌,双脚轻轻一跃,轻盈地飞向半空,其身周水雾迷蒙,身体由头部开始,化作点点白色鳞光,重回真龙之身,她腾空而起,在白色云层中摆动几下后,忽地俯冲而下,风声猎猎,像天外陨石坠落似的。

    可诡异的是,当敖乌龙首龙角触及水面那一瞬,湖水竟浮现出一个空洞,以空洞为中心向四周荡起一圈圈粼粼波纹,无数浪花在烈日中跳跃。

    湖面生辉,极为壮观。

    敖乌入水后,漆黑的湖面之下,隐有一条巨大的白影游动,游动之间,模糊的火光摇曳起来。

    半晌后,一朵朵火焰突然从水底下蹿出,尖尖的,忽上忽下。

    这火花恍如雨后春笋,不断冒起,随湖涛浪潮一起,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出,一圈一圈又一圈,短短一炷香后,便将整座湖面都笼上一层淡红色的焰火。

    焰火升腾摇曳间,炽热的高温让黑水‘汩汩’翻腾,圆形气泡浮起爆炸,落在湖面焰火上,发出‘嗞嗞’的声音,最终被蒸发成白雾,飘飘荡荡而起。

    片刻后,整座湖泊便被笼上一片蒙蒙的水雾。

    此时岸边的少年郎猪刚鬣,正静静望着白雾翻腾的湖面,当他注意到湖面水位已经降低一层时,右手忽地并指如剑,斜斜一指,指向湖面上空。

    也不见任何异象出现,可那弥漫的水雾,却像是被一张巨大手掌扇动似的,飞快的涌动起来,渐渐地被揉成一团,最终又大手一捏,捏作一团乌云。

    乌云先是浅灰色,在吸收大量水汽后,渐变到深灰色,最后终于乌沉沉,黑压压。

    一团水云凝成后,猪刚鬣手指轻轻往上一划,那团乌云便被抛飞到天上去。

    他复又重复方才的步骤,再一次凝聚水云。

    天上的乌云逐渐多起来,阴沉沉地布满天空,风也吹起来了,吹得树叶沙沙作响,云层深处,更不时传出几声雷响。

    而当敖乌与猪刚鬣,一个烧水一个聚云之时,唐僧与孙悟空两人,则是跨过两座田野,三片密林,远走到数里外,来到一块荒芜的干涸地面上。

    此地地面呈土黄色,干裂开口,杂草丛生,显然多年无水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此处时,回望了两眼远处缓缓凝聚,滚滚而来的阴云,这才大步走向荒地深处。

    最终站定在一处,抬眼望,四面八方尽是一片荒凉,除却天际线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两人站定后,但见孙悟空左手持杖,双眼轻闭,右手平伸而出,掌心朝下,一缕缕金气从他全身四肢百骸聚合,狂涌向右手注入手掌,仿佛另一套细密血管似的,丝丝缕缕的逸散而出后,无规律的旋绕几圈往下钻入大地中。

    炽白色的金气渗入大地,好似蜘蛛网似的散布开去,隐约间有‘铿锵’之声响起。

    金气不住从孙悟空手掌溢出,渗入大地,绽放出炽白之光。

    此时若是从天上俯瞰而下,便可看见,在一块巨大无边的荒地上,一缕缕‘白丝’好像血管一样密布起来,血管不时闪亮,似在流动。

    而随着金气不断溢出,孙悟空的脸庞,也渐变得苍白起来,让一旁的唐僧看了有些心疼,恨不得能立刻修仙有成,将此辛劳之事揽在己身。

    远方,层层的乌云滚滚而来,天地间逐渐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“轰!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低沉的爆炸忽然响起,唐僧脚下一晃,险些摔倒。

    四周的石子也被震得抖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——”

    又是一道爆炸声响起,震动之感再次传来,震得唐僧双腿酥麻,他转头往四周一看,只见除了他与孙悟空所处的一小块地之外,周围的地面竟是沉降下去一大截。

    仔细观察后发现,足有一米之多。

    而正在他观察时,爆炸声再度响起,‘轰’声之后,四周之地,又一次沉降。

    “轰!——”

    “轰!——”

    “轰!——”

    接下来爆炸声不断响起,地面飞快地下沉,只余下唐僧与孙悟空脚下之地,形成一根孤立石柱,矗立在塌陷之中,仿佛平静大海中的定海神针铁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——”

    闷雷声阵阵响起,天空像是被撕裂一道口子,豆大的雨点从里面倾泻而出,先是噼里啪啦乱成一团,紧跟着整齐划一的倾泻而下。

    风声夹杂雨声,不时还有一道道闪电划过,仿佛战场上密集的子弹撞击在地面,发出沉重响声。

    塌陷的干涸大地里,飞快地蓄气干净的清水来。

    直播间内的观众们,静静地看到此一幕发生,俱都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    正在一旁注视孙悟空施法的唐僧,在看见观众们的弹幕后,想了想,转向镜头,道:“带上他的原因?倒还真有,你们也看见了,大圣平时挑担很辛苦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最重要的还是,西游这一路变数太多,贫僧需要人手,虽然这猪目前不知是敌是友的,但如果可以,这个帮手贫僧不想放弃。”

    唐僧的解释,得到观众们的理解,但依旧抑制不住吐槽之心。

    在唐僧与观众们交谈之时,唐僧已收回右手,脸色微白,静立于静立于唐僧之侧。

    可四周大地,依旧不断沉降,一声响降一层。

    天上乌云也愈发多起来,大雨如天河决堤似的倒倾而下,除唐僧与孙悟空站立之处,视线范围内的每一寸空间,都被雨幕遮住,和在水底视物并无两样。

    这场雨足足下了一个时辰,才才缓缓停止。

    当雨水变小时,天上的浓云也渐渐散去,粉红色夕阳洒落湖面,层层鳞浪随风而起,浩渺的湖面,烟波荡漾着天空的倒影。

    此时的湖面清澈见底,仿佛一块巨大的玻璃,水质干净,隐有清香。

    湖水水位不断上升,在即将没过石柱时,孙悟空眼疾手快的拎起唐僧的脖颈,双脚飞快地踏浪而行,向方才那黑湖的方向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隔着老远,唐僧便闻见浓郁的腐臭味。

    等抵达岸边时,他遥望远方,只见巨大盆地似的干涸湖底中,尽是些鱼虾残骨,赃污水草,一层层黑色的雾气,笼罩了每一寸大地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又看见远方天穹之上,云层翻滚,小白龙敖乌的龙躯不时浮现,她似在清理龙躯,不断来回出入白云,好半晌后才游动而回,边游遍缩小身躯,回到唐僧身边时,直接化为玉带缠绕腰间,也不说话,似疲惫的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他才想起,猪刚鬣那家伙似乎不见了,抬头寻找一阵儿,发现他已倒在不远处岸边。

    他忙跑过去,蹲下身一看,只见猪刚鬣清秀俊逸的脸庞煞白煞白的,而煞白之下,则一缕缕的黑气,水草似的摆动。

    其气息微弱,似有似无。

    唐僧见他模样,不由叹气:“氪命玩家,惹不起,惹不起……算了,要不大圣你……”

    唐僧话刚出口,孙悟空便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唐僧忙改口道:“……贫僧背吧。”

    孙悟空这才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感受到孙悟空目光挪开,唐僧这才伸出双手,抓住猪刚鬣的双肩,将他撇在自己身后,最后转头遥望了会儿远方的万顷碧波,复又向西而行。

    夕阳渐落,残光收敛,黯淡的星辰,在夜幕中浮现。

    唐僧背着猪刚鬣,额头微微见汗,一步一步缓慢地前行。

    远方视线尽头,似有一座高山耸立而起。

    看见那座山,唐僧忙转头望向孙悟空,惊喜道:“大圣,你快去前面看一看,那是不是福陵山,山上有没有个云栈洞,如果有,咱们今夜便在此处安歇吧。”

    孙悟空闻言后,轻点点头,脚步挪动间,飞快消失在夜色里。

    而正当孙悟空融入夜色之时,唐僧背上的猪刚鬣,却忽然间睁开眼睛,也不转头看唐僧,也不说话,只心念在不停的转动。

    最终他也不知想了些什么,得出一个结果来。

    “最后再试他一试,如果这和尚果真不坏,我便接受与他同行了。”手机用户。
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