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六十六章 我已婚配,岂能再娶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黑水万顷,似千军万马在奔腾。

    昏天黑地,如锈铁锅笼盖四野。

    惊涛骇浪中,黑纱似的气流,不断飘飞而起,游蛇似的钻入猪刚鬣体内。

    孙悟空在他不远处的滔天波浪上来回跳跃,挥杖间掀起一道又一道浪潮,炸碎后化作飞沫,溅落在猪刚鬣身上,让他不住喊痛。

    同时他身周的云雾,正以肉眼可见地速度散去,他白皙的面颊下也隐现暗色,似乎变得虚弱起来。

    渐渐地,天穹上的浓云散去,万顷黑水中的波涛,复归平静,猪刚鬣也摇身站起,踏浪爆冲向岸边的唐僧。

    他每次落脚,脚下浪潮便炸碎成漫天水花,铺天盖地的砸落而下,边跑便恨声道:“你这个可恶的凡人打断我施法做什么!”

    一旁孙悟空见状,立刻撤身欲回护唐僧。

    “哦?贫僧打断的吗?”

    唐僧看了眼踏浪而回的孙悟空后,不慌不忙的在湖边岸旁树下站定,静静地望向猪刚鬣:“所以只准你献祭人命,还不允许贫僧阻止了?”

    说话间,猪刚鬣与孙悟空已一前一后,落定在他身前。

    孙悟空一闪身,将猪刚鬣挡住。

    猪刚鬣不敢冲撞孙悟空,只是侧身,神色不善的望着唐僧,恨道:“我献祭自己的命跟你个区区凡人有什么关系啊!”

    唐僧闻言,大感吃惊,旋即转头望向孙悟空,孙悟空似知道他要为什么,淡淡道:“你又没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僧被孙悟空沉重一击,沉默几息后,又转头看着猪刚鬣,大义凛然道:“自戮也是重罪!”

    “在我上学的国家,自杀也是犯罪,要判处重刑的!”

    猪刚鬣似被唐僧这番言论气得不行了,隐浮黑气的脸庞下,猛地涌现出一抹红润,他脚步有些歪斜,膝盖轻轻发颤,仿佛随时都可能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唐僧见他如此,猜出他因为献祭失败而修为大损,心中的担心散去不少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你就老老实实的说说吧,你献祭性命是要干嘛,没准你大师兄能帮你解决呢,不过要是说错一个字,贫僧就把你做成全猪宴。”

    猪刚鬣本对唐僧的话无动于衷,可当他提到孙悟空能帮忙时,眼睛立时亮起来,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,猛地转头望向孙悟空,道:“大师兄,我原本乃是堂堂天蓬……”

    “猪。”

    一道娇柔声音,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三界正……”

    “猪。”

    方才那声音,又响起来。

    此话才落,猪刚鬣骤然低头盯住唐僧腰间小白龙,微笑起来:“我能先把她掐死再继续说吗?”

    唐僧闻言,却只呵呵一笑:“贫僧觉得你可以在锅里说。”

    这话刚出口,一旁的孙悟空却道:“浊气入体,吃了生病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可惜了呀……”

    唐僧轻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一人一龙一猴一唱一和间,让猪刚鬣满脸黑线。

    唐僧见他神色又不善起来,这才道:“好了好了,贫僧知道你是谁,天蓬元帅嘛,贫僧要你说正经的,谁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猪刚鬣闻声,略一犹豫,道:“广寒宫。”

    唐僧听完,一脸懵逼:“啥?!”

    猪刚鬣道:“是广寒宫的霓裳仙子差我来的,要和我大师兄走一趟西行路,前后不过几十年,沧海一粟而已,我便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唐僧默默扶额:“所以你这就下凡做猪了?霓裳仙子真这么重要?”

    猪刚鬣轻声道:“美人深恩无以为报,小小任性何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僧面色忽地漠然起来,拍了拍身前孙悟空的肩膀,道:“大圣,咱们还是将他吃了吧!”

    而在猪刚鬣说出此番话时,直播间内的观众们尽数疯狂起来。

    【哇擦擦擦擦擦!不打死他简直对不起广大单身狗!】

    【今天谁也别拦我,我三十二级魔法师就要喝大骨汤!】

    【你们怎么能这样?你们这么做不对你们知道吗!人家虽然的确残忍虐狗,但我们却要对食材抱有最高的敬意与宽容!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!】

    【就是……都快被吃了,不行发发牢骚?】

    唐僧等了半天不见孙悟空说话,不禁低声一叹,看向猪刚鬣,道:“算了,你继续说吧,这献祭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猪刚鬣这时才转头向唐僧,道:“你到高家庄时,难道没发现这里没有水气?”

    话才落,猪刚鬣忽然恍然大悟:“噢,忘了你是凡人,感受不到水气,算了,与你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唐僧又漠然的拍了拍孙悟空肩膀,道:“大圣,打死吧。”

    猪刚鬣却仿佛没听见他的话,忽然沉默起来,神情有些恍如,似陷入回忆,好半晌后,才缓缓道:“此地司掌一地清气的土地神,于三年前……”话至此,他稍稍一顿,深吸了口气,道,“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土地神消失,这里的水源便无清气抵挡,被浊气侵蚀,若不定期清理,便会带来疫病,天灾,甚至滋生妖物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我命献祭提升法力,好将那浊气引入我体内,由我的法力净化。”

    唐僧听完,想也不想,道:“那不是挺好吗,要不你就留在这做净化器算了,皮皮猴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孙悟空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猪刚鬣此时,却摇了摇头,道:“不,美人所托,亦不可负之。”

    唐僧呵呵一笑:“那高翠兰深情款款你怎么不娶呢?”

    猪刚鬣闻言,轻笑一声:“我已婚配,岂能再娶?”

    他话音才落,小白龙敖乌立刻插嘴道:“哇你好耿直……为什么婚配了不能再娶,我姨娘是假的吗?”

    猪刚鬣闻声,低头看向敖乌,认真道:“婚配后自是不能再娶的,不然一片深情岂不全是虚假?你想,一颗心若是分成两半,如何能活?我看你不如劝劝你姨娘,趁早跟那老不羞和离吧。”

    唐僧听完两人对话,右手摸了摸下巴,道:“唐初的话,十五岁娶妻,这不合规定吧!”

    在一人一猪一龙交谈时,观众也都纷纷发声。

    【哇主播,我好像知道你的专业是什么了……是强迫症专业吧?另外……主播你是不是拿错剧本了,猪八戒居然有老婆?】

    【主播这剧本没错啊,原著里八戒确实有个老婆叫卯二姐!】

    【哇原著八戒那么渣,有老婆还要强娶高翠兰?还是这头猪好,感觉我爱上了一头猪呢!】

    【卧槽!猪刚鬣小郎君!你都有老婆了还那么撩妹真的好么?不过麻烦把我也撩一下,我不介意,一点也不介意!】

    【光撩有什么用,他又不会穿过屏幕来娶宝宝!】

    在观众们疯狂吐槽时,猪刚鬣已从敖乌那边收回目光,目光远望,似在放空,悠悠回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初下凡时被迫夺舍幼猪浊气入体昏迷,是高家翠兰小姐救我一命,着我在高家后院修养。我伤稍好之后便想离开,没想到凡体浊气如此厉害,半途再次爆发,醒来之后便在此地的土地神居所云栈洞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娇娥,有的贪我之温柔,有的畏我之神威,有的慕我之容颜,唯有她对我的好不知从何而来,没有任何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她去之后,这里浊气侵染,我只能每月祭命换取法力,牵引浊气入体,慢慢净化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猪刚鬣轻轻笑了笑:“以前我便说,凡心萌动必得付出代价,如今加诸己身,这代价未免有些太惨。西去也好,若是成功,说不得我便能把这些事都忘了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再回此地,她若能因高老庄的庄民供奉,再登神位,死而复生,便也不再记着我,更不再遇到我,皆大欢喜。”

    “我原是这般想的……”

    回忆至此而断,猪刚鬣猛地抬头,望向唐僧,声音抬高,恨道:“只是你这和尚坏我大事,原本这般维持一年,卯二姐便能复生,此地也不再有浊气侵染,如今可如何是好!”

    唐僧听完猪刚鬣的话,心中先是一叹:“这猪倒是头情种。”

    旋即话锋一转,道:“别激动,别激动,你一个净化器激动个什么劲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唐僧转头望向镜头,道:“水源净化哪家强?”

    “古法净水,蒸馏呗?”

    唐僧自问自答一番后,抬步走到孙悟空身边,指着眼前万顷黑波,道:“大圣,你能把这湖整个加热成气吗?”

    孙悟空静静看了他两息,道:“你醒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呵,呵。”

    唐僧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这时腰间的敖乌忽然松开身,在一旁化作人形,扯了扯唐僧的袖子,见他低头后,指了指自己,道:“放火,对本公主来说小菜一碟哦!”

    说话时敖乌指了指猪刚鬣,道:“一顿蒜泥白肉,成交啦。”

    唐僧忽地恍然,道:“对哦,贫僧差点忘了你是火龙。”

    唐僧复又看向猪刚鬣,道:“你前世乃是天河水神,聚水之事,应当难不倒你。”

    最后唐僧才转头,看着孙悟空,道:“大圣,你便以金气,掏空大地挖一深坑,用来盛水吧。”
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