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六十四章 这头猪定有问题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中秋夜,柔和如絮的浮云,拥着盈盈皓月冉冉上升,迷蒙月晕如烟似雾,若有若无。

    溶溶月光倾洒在一株茂盛的桂树上,为其蒙上一层薄纱。

    天边送来一阵微凉晚风,卷起桂树枝叶婆娑摇曳,桂花瓣打着旋儿飘落在地,在地上铺成一层金沙。

    隔着老远,唐僧都能闻到那沁人肺腑的香气,芳香中带有一丝冰糖般的甜意,让人久闻不厌。

    此时少年郎猪刚鬣,正侧身倚在桂树旁,右手把玩着一柄折扇,笑意融融的打望四周热闹景象,引起许多女子侧目,还故意从他面前走过。

    在唐僧注意到猪刚鬣时,方才让他解灯谜那群千娇百媚的姑娘们,已语笑嫣然一拥而上,众星捧月的将猪刚鬣围起来,令周围的男人们露出艳羡的神色来。

    唐僧则面色平静的走到近处,而因为女子们遮挡视线,猪刚鬣却没看见唐僧身旁的孙悟空。

    那群女子围住猪刚鬣后,裂开争相递上灯谜宣纸。

    “郎君,郎君,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姐妹的礼物呢。”

    猪刚鬣被众多莺莺燕燕围住,衣香扑鼻,可脸上却只露出浅浅一笑,道:“诸位姐姐妹妹不要急,莫要蹭了摔了伤到自己,你们的礼物我都准备了,你们便拿灯谜来与我换罢。”

    猪刚鬣的话音落下,这群姑娘立刻欢喜出声,随后在猪刚鬣的引导下,有序的围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第一个走上前的女子,约莫十七八岁年纪,身穿一身丝绸洁白长裙,巧笑倩兮的递上灯谜后,双手抵在下巴,痴痴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少年郎。

    猪刚鬣双伸出右手,接过白裙女子递来的宣纸,左手突然往前一探,变戏法儿似的,凭空抓出一本古籍来,递给面前的少女,道:“盈月,这是每年的医书,你收好,上有标注页数,莫要混淆了。”

    他口中的盈月是庄上有名的医女,她从猪刚鬣手中接过医书后,便低下头抽出腰间淡绿色的香巾,将其医书好好包裹后,这才退在一边继续望住猪刚鬣。

    一旁的女子们,全都艳羡的围过去与她低声说话。

    医女盈月退去后,又有一个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女子走上前,她始终低着头,不敢看猪刚鬣,来到近前后,也只是双手递上灯谜,怯生生道:“郎君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猪刚鬣微微笑着歪下头,伸出双手捧起她的脸,轻轻转向一旁,指着地上一口楠木箱道:“知夏,这是一年份的衣服,美人儿就要闪耀给全天下看才是,莫要总是低头了。”

    名为知夏的女子被猪刚鬣捧起脸,脸红得好像发烧一样,听完他说的话,眼中更有泪水在积蓄。

    这时猪刚鬣接着道:“我已经吩咐人待会儿帮你抬回家去了,你勿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知夏忍住泪,抬首看着猪刚鬣,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在她之后,第三名女子走上前,她年纪更小,只有十五六岁,身上淡绿色长裙有些地方的纱已经破掉了,而且略微有些不合身,神情更是扭捏不自在。

    也不等她说话,猪刚鬣忽地伸手递过去一张薄薄的陈旧白纸,白纸字头写上‘地契’二字。

    “喏,言蹊,这次可要收好了,切不能再弄丢,那些恶人我也已经帮你严惩过了,务须再担忧,更不要再哭了。”

    看见那陈旧纸张,听着猪刚鬣的话,这名叫言蹊的少女,忽然无声的哭了出来,随后飞快的抱住猪刚鬣的脸亲了一口,转身风也似的跑远。

    引起姑娘们一阵惊呼,多有羡慕她大胆之意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个女子,身材有些微胖,此时她左手捏着灯谜宣纸,右手却捻了块蛋黄月饼,明亮的眼睛望向猪刚鬣。

    猪刚鬣也望着她,低低一笑,道:“繁雪,甜点的方子,刚好第一百张,给你。记住了,旁人眼光算不得数,别委屈自个儿。”

    繁雪欢喜的接过方子,开心的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在繁雪之后,一个又一个的女子上前来,用灯谜谜底换礼物,而猪刚鬣不仅记住了她们所有人的名字,也都为她们准备了不同的礼物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一个,正是那高府的三小姐高翠兰。

    高翠兰分开众女走上前来时,似乎已经意识到什么,双目微红,似要哭泣。

    猪刚鬣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,低低地叹了口气,略略犹豫后,还是伸出右手揉了揉她的脑袋,轻声道:“防身之术,经商之法,你都已学了十之一二。若是……若是有机会,也不妨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一辈子都牵绊在这小地方。”

    在他说话时,高翠兰已低下螓首,肩膀轻轻耸动,眼泪啪嗒啪嗒的溅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猪刚鬣见状,收回右手,轻点了点她的额头,轻笑道:“以后你这小丫头少花痴啦,找个老实点的嫁了也好,天下太乱,世界太大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记得告诉你爹爹,家产给他了就是他的,不用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随着猪刚鬣的行为举动言辞,愈发透露些东西,桂树下的气氛又渐渐由欢欣转为悲伤起来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唐僧,就静静地看着猪刚鬣与众女‘告别’,脑海里各种念头在飞转。

    而观众们则一个个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【啊啊啊啊啊我可能要犯重婚罪了,以后大圣八戒都是我老公了!】

    【长老快告诉我你从哪里穿越的,我要去找小哥哥!另外我想问,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想穿越吗!】

    【楼上的你不是一个人!】

    【滚!你才不是人!】

    【你们尽管表白抱走,八戒看你们一眼算我输!】

    正当观众们激烈争论之时,猪刚鬣面前的高翠兰,猛地一下子抬起头,转头恶狠狠地瞪住唐僧,伸手指着他道:“是不是旁边那个臭和尚!你要跟他走!不要!不要!呜呜呜……留在高家庄不好吗,他一个和尚哪能给你做好吃的,穿好看的………”

    高翠兰的喊声哭腔颇大,引起众女的注意,在略微沉默后,其中一个小萝莉‘哇’的一声便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呜哇鬣郎君别走……”

    在这道哭声响起时,人群里又有一道熟悉的哭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呜哇鬣郎君别走……”

    正被殃及池鱼一脸懵逼的唐僧,猛地转头望去,赫然看到是小白龙敖乌那厮正有样学样的哭起来,但她左手三根冰糖葫芦,右手一块莲蓉月饼,正边哭边吃,看得唐僧心头那叫一个恨。

    随着两名小萝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四周啜泣央求之声,顿时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鬣郎君走了,奴家可怎么办呀……难道要嫁人变成黄脸婆,相夫教子一生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鬣郎君,我医术还有好多不懂的地方,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鬣郎君这一路山高水长,可能吃得好睡得好?奴家的心也要飞去了呀……”

    猪刚鬣听见哭泣声,神情却不见悲伤,继续轻声道:“我送与你们的东西可一定要收好,以后若是天灾人祸的,手里有些银钱也好迁到别处去。我此生大约是不会再回来了,若……若有机会,可供奉土地神牌位,自有神仙庇佑。”

    猪刚鬣话音落下,哭声更盛起来。

    “鬣郎君出去可会受伤?若鬣郎君伤了,伤在你身上,奴家心也会痛的呀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鬣郎君你可是我的梦中情郎……这……你若离去……可定要珍重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了也好,这小小的高老庄哪困得住潜龙啊,是吧?”

    这道轻叹声方落,正低首吃桂花糕的敖乌忽地抬头:“嗷呜?谁叫我?”

    然而,却没人理她。

    只不断有人在哭泣。

    唐僧在一旁静立,看看猪刚鬣,又看看那些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子们,久久不语,同时心中升起一万个惊叹号,警惕之心大起。

    他轻吸一口气后,转头面向镜头,道:“贫僧算彻底明白了,这头猪有问题,绝绝对对有大问题!你看他在这高老庄上,不仅家财万贯,莺燕环绕,而且生得俊俏,逍遥自在,是抽了哪门子的风才乱认师兄师父?非要跟贫僧去西天?”

    “有问题!有大问题!这猪,绝对不能收!”

    观众们听完唐僧的话,也俱都发表起自己的看法见解。

    【我的西游之旅果然大有问题!要不还是把八戒打死吃了吧?我代表十万单身狗联名上书!】

    【长老……你看这头猪要不还是炖了吧……我以我三十年最强麒麟臂的清誉担保,这头猪绝对有问题!】

    【你想想……之前的,不管大圣还是小白龙还是金池黑熊精……虽然也有所不同,但大体上还是比较符合原著的,然而这头猪……完全相反……我表示担心!】

    【楼上别污蔑我家小哥儿了,小心我代表郭嘉消灭你们这些思想龌龊的单身狗!】

    唐僧在与观众们说完后,便不再继续看猪刚鬣与诸女告别,而是分开人群走入其中,伸出手拎起小白龙敖乌的脖颈,转身与孙悟空一起,往广场反方向走去,欲找出客栈安歇,明日一大早便离开此地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